陌路归途 - 分卷阅读3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罗少恒无意识地呓语,头一偏失去重力晃了一下,微微睁开眼,下意识地扭头四处找寻。

    可惜所处的地方不是医院,而是城郊的墓园,周围并没有他魂牵梦萦的人。

    “原来是梦啊。”罗少恒摇头失笑了一下,“没有恩将仇报,倒是以身相许了。”

    他坐直身体,动了动因为维持一个姿势太久而有些僵硬的肩膀,目光移到沈幕城的照片上,眼角弯下来笑了下,对他说道:“还是在你身边睡得比较安心,不过我要回去了。”

    他说着从地上站了起来,在墓前站了一会,才说:“我下次再来看你。”便转身离开。

    他的步子不见一丝迟疑,却没人看到他内心有多不舍。

    因为经常来的原因,罗少恒到了墓园门口,守园的保安还和他打了招呼。罗少恒笑笑,把准备好的烟递给对方,寒暄了几句便下了山。

    保安打开烟盒闻了一下,然后珍惜地把烟装到口袋,目光移到往山下走的罗少恒身上。

    过了这么多年,他依然记得当年罗少恒问他墓园还招不招保安值班时的表情,仿佛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这个问题上,光一个“不”字都能将他压垮的样子。

    想到这里,保安长期守园显得异常沧桑的脸上不禁露出了唏嘘的表情

    ☆、第03章

    03

    “恒哥?”

    身旁的人出声打断了罗少恒的沉思,他抬头看到王小泉询问的眼神,才发现自己走神了,连忙收拾了下心绪,和王小泉继续对接上一季度假村的工作情况。

    花了一下午的时间把事情处理完,罗少恒把接下来的工作安排好,嘱咐王小泉照看好度假村。

    王小泉听他意思猜到他要出远门,便问:“恒哥,你要出门吗?”

    “是啊,大概去半个月。”罗少恒说道,路线和时间他都已经安排好了。

    “那你路上注意安全,玩得开心点。”王小泉已经习惯罗少恒经常出远门,也不多问。

    “好,辛苦你了。”罗少恒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我回去收拾下东西,有事打我电话。”

    “诶,好勒。”王小泉送他出了办公室才回去继续整理材料。

    罗少恒第二天便出了门,他这次去的是西檐古镇。西檐古镇是滨城一处非常著名的景点,但他此行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旅游,而是还愿。

    说是还愿,其实也不能这么说,因为他的愿望没有实现。

    隔了十年,再一次站在古岩寺的山脚下,罗少恒的内心异常的平静,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难以承受。不过说起来,他现在都已经可以面带笑容地对着沈幕城的墓碑聊天了,又何惧这一座寄予空望的石庙。

    位于半山腰的石庙若隐若现,阳光穿过林间的树缝折射在石庙的顶端,由下往上看竟显得有些虚幻。

    罗少恒收回目光,缓缓抬步踩上第一道阶梯,力道像是踩在他的心里,一步一步,渐渐将原本平静如水的心底踩乱。

    踏上最后一道阶梯,罗少恒的脚步停了下来,看着石庙的大门有瞬间的恍惚,原地站了好一会才走进庙堂里。

    石庙大堂里的摆设依稀还是第一次来时的模样,中间巨大慈爱的佛像也没有变化,庙堂四周站着几个招呼来往旅客的小沙弥,引导旅客依次上前上香参拜、求签请答。

    看着旅客的样子,罗少恒仿佛看见了当年的自己。

    和沈幕城在一起后,罗少恒每次想起两人第一次相遇,沈幕城浑身是血昏迷在小巷的样子便感到不安,尤其沈幕城对以前的事情毫无记忆,根本不知道有什么仇家,还会不会发生什么事情。

    他思来想去便托人买来了一对佛珠,不远千里跑来古岩寺求了尘大师开光,希望它能保佑沈幕城平平安安;除此他还祈了愿,学着书里说的三叩九拜,诚心诚意为他心尖上的人祈福。

    却没想到,做得再多,也终究还是护不了他平安。

    佛珠尚在,人却永世相隔。

    “施主您好。”一名沙弥见他站着不动,走上前询问:“请问您需要上香吗?”

    “啊,是的。”罗少恒温和地朝他笑笑,跟着他去交了香油钱,领了三柱香插在香炉的中间,退后几步在旁边的佛垫上跪了下来。

    罗少恒礼佛的姿势很标准,当初为了来这里给沈幕城祈愿,他查了不少的资料,也咨询过专业的佛家人,只为了诚心换心安。

    完成了礼佛,罗少恒问一旁的小沙弥:“请问了尘大师在吗?”

    “主持在后院禅房诵经。”小沙弥回答。

    “麻烦小师傅帮我将这个转交给了尘大师,就说罗少恒有事想请见了尘大师。”罗少恒将手中的佛珠脱下来递给小沙弥,当初了尘大师开光的时候,替他在佛珠上穿了颗菩提子,算是他再来求见时的信物。

    小沙弥接过佛珠说了句“稍等”便进了内院。

    罗少恒等待的过程中,庙堂又陆陆续续来了不少新的旅客,无一不是参拜礼佛的。寺里有专门的大师傅解签,前来拜佛的旅客大多都会求上一支,不一定为了心想事成,有时候也为了求个心安。

    罗少恒想起当年的自己也是如此,只是他求了签,却没有求解。因为这种类似预言的东西让他当时就不安的心有些惶恐,虽然想知道答案,却也怕得到的并非心中所想。

    好在了尘大师答应给佛珠开了光,并且给他们两人的佛珠穿了古岩寺的菩提子,安抚他心中的不安。

    他依旧记得把佛珠戴上沈幕城手上时,沈幕城惊愕的表情,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问自己:“你说要出去写生,其实是为了弄这个?”

    他将手指插入沈幕城的指缝中,使两人手腕的佛珠相抵,才笑着说:“我最大的心愿,就是你平平安安。”

    “啪嗒——”

    旅客摇签的力道过重,半桶签子全掉落在地上,打断了罗少恒的回忆,目光停在地上散落的签上面。

    此时刚好之前离去的小沙弥回来了,将佛珠递还给他,替了尘大师传言邀他到后院一叙。

    罗少恒将佛珠戴回手中,最后看了眼装回签筒里的签,转身随小沙弥去了后院。

    佛珠无法保你平平安安,也许当初那支签才是真正的答案。

    到了后院,罗少恒随小沙弥来到了尘大师的禅房。了尘大师端坐在屋内,见他过来伸手示意他坐下。

    罗少恒双手合十行礼,在了尘大师一旁的佛垫坐下。

    两人除了十年前罗少恒过来相求佛珠开光那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