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个世界 我们相爱 - ¢.2 醒在第二个世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2 醒在第二个世界

    就像只是睡了很沉的觉,再次睁开眼时,楚嫚嫚没有感觉到任何疼痛,她瞪着天花板的垂吊水晶,又蹭了蹭身上柔软的白色羽绒被,温暖舒适的让人直想埋进去,她想,自己一定是在作梦。

    梦中又回到过去无忧的生活里,不再面对有着壁癌的粉墙,没有了滴滴答答的水声,空气中只有若有似无的芳香,虽然这个房间的温馨摆设跟自己还是楚家小姐时的欧风卧房不太相同,但仍不妨碍她的享受。

    不要醒,真希望不要醒。

    不过就算是做梦,自己这到底是在哪里?

    掀开被子,楚嫚嫚这才发现自己只套件细肩的篓花睡衣,贴身到尽显曲线,皱起眉,她真的想不出来到底何时穿过这幺暴露的睡衣,因为独自生活,她总是抱有警觉,保守的T-Shirt短裤才是她一贯的家居打扮。

    盯着穿衣镜的反射人影,楚嫚嫚不由得觉得神奇。

    镜中的她留着与现实相反的长髮,随意挑染的髮色更衬出肤色白皙,眉目比自己想像得更加娇媚,眨眨眼,那个她比现实生活中的楚嫚嫚更加灵动,更加女性化,彷彿受尽宠爱的公主,细緻的让人捨不得移开目光。

    那的确是自己,却又不像是自己。

    整面墙的开放式衣柜里分有两边,衣物叠烫整齐归纳,一边属于女性,另一边却是挂着一排衬衫西装,拉开暗柜,格子里摆放多个不同款式的男性手錶,看得出每只要价不斐,但是,男人?

    什幺男人?

    楚嫚嫚惊吓的刷一声往后退,再一次环视精緻浪漫的房间,纯白的让人像是坠入一场迷雾里,现实里的她早已经不买白色的衣物,太容易髒,也不好维持。

    「嫚嫚公主,还在当懒猪吗?」房门无预警的打开,只见一个男人探头进来,楚嫚嫚反射的拔高声音尖叫,根本没看清来人的长相,只是慌忙的抓起抱枕直往外扔,「出去!出去!变态!」

    变态?他是变态?男人搞不懂一早起来的嫚嫚怎幺了,只好委曲的摸摸鼻子退出门外:「换衣服出来跟我一起吃早餐,不然我一出门,妳没人盯又不吃了。」

    天阿,这到底是什幺怪梦?

    楚嫚嫚迅速将门上锁,巡视一圈找不到个护身工具,咬着唇,她烦躁的原地徘徊,直到妆台上ㄧ只镶框吸引住视线。

    照片中一对俪人款款相对,男人的手掌紧紧贴住女人裸露的后腰,腰下拖曳的白纱呈圆弧铺散开,明显地,这是一张结婚照,男人有着如刀凿的英俊面容,嘴角勾起的微笑恰好掩去原本的锋锐气质,楚嫚嫚不得不说,这是一张女人都爱的帅哥脸。

    但是,照片中的女人长得像自己这是怎幺回事?

    人们常说梦反映出潜意识的想法,难不成,没有谈过恋爱的她已经饥渴ㄧ个男人到这地步了?

    十几分钟后,楚嫚嫚从衣柜里翻出唯一的一条贴身牛仔裤和白色罩衫走出房门,然后镇定的步入餐厅,男人已经在餐桌另一端坐定,桌上全是现做的西式早餐,陌生的中年妇女端上ㄧ壶刚煮好的热奶茶,甜腻的焦糖味在整个空间蔓延开来,男人抬头对她笑着说:「今天终于肯听话起床了?」

    「没有果汁?我早餐习惯喝果汁。」楚嫚嫚清清喉咙,不自在的开口问道。

    过去五年,她一大清晨就起来送羊奶,哪来美国时间吃早餐,简单的超商果汁和白吐司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怎幺了?Fortnum   &   Mason的茶喝腻了?妳不是一向不喜欢果汁吗?」

    「我什幺时候不喜欢?」楚嫚嫚不排斥喝煮奶茶,只是这个梦怎幺ㄧ点都不随主人的习惯,「还有,这位先生你到底是谁,为什幺会出现在我梦里?」

    小公主又是怎幺了?难不成昨晚应酬太晚,回来还折腾她一番,生气啦?

    「嫚嫚……」男人迟疑的问道,「我的公主真的生气啦?」

    「我说真的,你到底是谁?这样随便跑来别人的梦,至少要自我介绍一下吧!」楚嫚嫚固执的板起面孔。

    「梦?妳以为自己是在作梦?」男人拧起眉,伸手想触碰楚嫚嫚的额头,却被她闪躲开来,嘴角的笑意渐渐退去,「妳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叫成医生过来?」

    医生可以随随便便叫来的吗?楚嫚嫚完全弄不清楚眼前的状况,这梦实在太诡异了。

    「你真的知道我是谁吗?」楚嫚嫚问。

    男人沉默几秒,最终仍是回答,「楚嫚嫚。」

    「现在是几年几月几号?」楚嫚嫚追着问。

    「2017年1月10号。」时间也是没错。

    「这是在哪里?」

    「X省怀楠区。」省区对了,但是怀楠区住的都是有钱人,她怎幺可能会来?

    「你在开玩笑吧?我是住在西区。」

    「嫚嫚,妳什幺时候住在西区过?我想妳连西区都没去过。」

    「我在那边住了五年!」楚嫚嫚不以为然的撇嘴,「五年来,我每天清晨送羊奶,西区的街路闭着眼都能画出来。」

    「嫚嫚,」男人不知道楚嫚嫚到底在说些什幺,「我们在一起五年,妳什幺时候去过西区?又什幺时候送过羊奶?杨太太说妳昨晚看电视剧看太晚,是不是还没睡醒?乖,吃完再去睡会。」

    男人的口气太过包容,又太过亲暱,让楚嫚嫚不自在的扭起桌巾,「你说说看,你叫什幺名字,为什幺会出现在我梦里?」

    「我…..   」男人审视的扫过眼前小女人,不确定这是不是又是另一场考验,往常闹脾气时,嫚嫚也总爱玩起电视剧的梗,虽然他总是觉得无趣,但还是陪追过几次剧,「晏斐白,今年二十八。」

    晏斐白?听来好耳熟的名字。

    「你跟晏氏集团有什幺关係?」

    「嫚嫚,贫家女和富少爷的梗上次玩过了。」男人好脾气的哄着,「乖,陪妳吃完早餐,我待会还要进公司,早上有场会议要开,晚上回来再陪妳继续玩好吗?」

    「说清楚!」楚嫚嫚抄起桌上的唯一凶器叉子,张牙舞爪的比划起来,「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你到底是谁?」

    行,看起来现在是玩失忆梗。

    「容我自我介绍一下。」男人无奈的起身,绅士的抱胸行礼,「嫚嫚公主,我是晏斐白,妳刚领证半年的老公。」

    楚嫚嫚脑子一片空白,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她需要醒过来,马上醒过来。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